当前位置 > 企业文化 > 艺术创作 > 风雨同行 我与企业共成长
 
风雨同行 我与企业共成长
 
日期: 2015-5-7 8:49:00     来源:      点击率: 6336
 
 

 

尊敬的各位领导、青年朋友们:
    我叫王荣炬,今年48岁。初中文化,现为焦化公司常务副总经理。
    我自1983年选择了平遥一矿参加工作以来,至今已有32年的工作历程。这30多年来的工作历程,带给我太多的人生体验,也让我感悟到了人生的价值所在。今天,我有幸作为一名众多扎根矿山、情系煤化的老一矿人代表,在此与广大青年交流、沟通和共勉感到十分激动和自豪,希望大家在听完我的讲述后,能对在座的青年朋友有所启发、有所帮助。
    回首这30多年的工作历程,我把它大致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佛殿沟煤矿工作阶段
1983年,当时我16岁正在上初中的时候,我父亲下班回家后因脑出血病故,顿时生活的压力压到了我的肩膀上,6月份我便不得不放下书包,到一矿顶班参加了工作。那时候,实际上我还没有到了法定的参加工作年龄,可是没有办法,于是瞒报了2岁才得到工作的机会。
    我清楚地记得,第一天上班,劳资科王荣平带我到一矿坑口机修车间见的孔宪华书记,孔宪华书记领我在机修车间里见到我的师父张启荣。当时候师父看我小,也没有安排实质性的工作,就是吩咐我上班时间我的活动区域就是南土窑和厕所,除了这两个地方那里也不准去,意思就是得注意安全。然后师父给了一本《电工学》,有时间就是看书学习。在那个年代,一跟上师父就手把手教你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相当长的时间里我的主要任务就是学习和打杂。说是上了班,其实刚开始学习不到什么知识。印像最深的就是有一次,师父组装电机,让我给拿一下垫片,大家可能有的人不认识,当时候拿的是个弹簧垫,我拿起来一看这个垫片上面有个豁口而且不平整,自己就寻思这怎么能用呢?就拿上斧子往平整的敲打,这以后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可以说这是我上班的第一课。
    而让我对工作产生兴趣的是电机的工作原理,怎么就能把一匝一匝的线缠到电机壳子里,通上电就能实现了电机的转动。但是大家可能也知道,那时候师父教不教徒弟,得先让师父认可了徒弟以后才能教你知识。往往刚开始缠电机的时候,一到关键步骤,师父就把你打发到旁边做其他事情去了。所以那时候,我为了学习人家的技术,就尽量地表现好自己,讨好人家。比如冬天8点上班,自己6点就到了矿上开始生火,等到师父来了就得保证室内烧的暖和了并且没有烟了,师父来了,就得备好水、切好茶,然后就给师父擦自行车,保证经常是擦得一尘不染。临下班时候,给打下洗簌水,准备下洗簌用具,等师父下班走了才开始打扫卫生。前后大概有3年的时间,慢慢获得了师父的认可,才从前期从事清理旧电机、准备线圈等打下手活计慢慢转换成下线、接线等核心技术的学习。
    1987年后,我师父调任其他地方,我开始当上电修组组长。一直到后来赶上94年8月郭总担任矿长,那时候公司开始大力培养年轻管理干部,并且鼓励年轻人放心大胆地干工作,企业开始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发展态势,正是在这种环境下我也渐渐锻炼了自己的能力,并于1996年开始担任机修车间副主任。
    在这期间,我荣幸地代表一矿参加了晋中地区煤炭系统井下电钳工技术比武活动,并获得了银牌奖;实际上这一次也是检验自身水平的机会,就是要看看把自己放到同类行业中自己是个什么样的水平,结果很幸运地获得了名次。
    通过这一段经历我想到了现在咱们公司的学习环境,现在公司开展了“导师带徒”、“五小”竞赛等一系列活动,想方设法给大家创造学习的环境,组织职业道德优良、业务技能过硬和工作经验丰富的同志,在日常工作中以导师的身份,通过“传、帮、带”的方式,对青年员工进行定期目标化培养,使大家尽快成为技术熟练、作风过硬的职工。青年朋友们,以前我所处的工作环境是“我要学”,而现在大家所处的环境是“要你学”。面对这么好的学习机遇,大家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的?有没有主动

[1] [2] [3] [4] [5]  下一页